久盛娱乐网 - 图片由张旭摄,姜紫微合成。  随着

久盛娱乐网

久盛娱乐网,久盛娱乐网
首页 >

作者:百步飞剑 关注人气:22℃

图片由张旭摄,姜紫微合成。  随着智能手机有序进入军营,微信日益融入部队官兵的生活中,成为官兵获取信息、沟通交流的重要渠道。然而,官兵在使用微信交流的同时,也面临诸多烦恼与保密隐患:有的微信群疏于管理,群里信息五花八门;有的把微信语音功能当作对讲机,传递信息时忽视保密纪律;有的在微信群里频繁发布广告、推广微店,把微信朋友圈当成了商圈……  官兵的微信空间应保持纯净。陆军第20集团军某团针对官兵使用微信过程中遇到的问题,扬长避短、科学管控,净化微信环境,其经验值得借鉴。  微信群岂能讨论内部信息  10月上旬,陆军第20集团军某团政委潘高峰在连队检查工作时,指导员王甫向他讲述了一件“闹心事”——  去年,王甫建立了一个微信群,连队一些骨干也加入了这个群。然而前段时间,群里却出现了不和谐音符:一名群成员在群里询问有关军队改革的问题,并转发一则网上有关军队改革的帖子,引来几名群成员参与讨论。  “是谁不遵守保密纪律,在群里谈论敏感信息?”王甫很恼火,仔细翻看聊天记录后才发现,发帖人不是连队现任骨干,而是连队一名已退役的老兵。虽已回到地方,但他依旧关注部队改革,看到网上流传的帖子,便顺手转发到了群里。  看到群里参加讨论的人越来越多,而这名老兵还不时发言评论,王甫当即在群里提醒大家,不要在网上讨论敏感信息,并果断将这名已退役的老兵移出微信群。  潘高峰走访其他连队调查了解后发现,官兵加入的一些微信群里,成员形形色色、良莠不齐,有的经常收到灰色段子、恶搞图片。不少战士坦言,自己加入的微信群里面有近1/3的网友是“陌生人”。“对于转发敏感信息的人,大多数时候只是口头提醒一下,也不好将其移出群。”一名群主说。  “微信群并非私密空间。即便群里都是信得过的人,也不能谈论涉密信息。有的官兵把微信群当作工作讨论群、内部信息发布群,这种做法失泄密隐患很大!”潘高峰介绍说,针对部分官兵对微信群使用不当的问题,该团有的放矢,围绕微信群有哪些泄密隐患、哪些话不能说、哪些内容不能讨论等话题进行专题教育,杜绝运用微信群讨论工作、传递内部通知等错误做法,引导官兵把微信群里的陌生人、可疑人员移出群。此外,机关还定期组织检查,及时关闭一些存在泄密隐患的微信群。  语音聊天岂能当“对讲平台”  8月下旬,该团道路一连一排排长赵鹏带队执行施工任务转场途中,突遇通信故障,失去了与指挥车的联系。驾驶员小郭想起与家人联系时常用的微信实时对讲功能,随即将其他车辆的驾驶员拉到了一个微信群里进行语音通话。赵鹏发现后,立即制止了小郭的行为并提醒他:这样的做法虽然暂时恢复了联络,但极易造成部队行动泄密。  无独有偶。前不久,该团司令部参谋小翟接到一条临时通知:由于时间冲突,一个工作会议要推迟召开。考虑到打电话通知太麻烦,小翟就给各单位负责人发送了微信语音信息。虽然手机屏幕上没有出现敏感文字,但点开语音条,即可清晰地听到取消会议的通知。军务股股长纪建波发现“语音通知”后,及时让其撤回。  机关调查后发现,利用微信开通实时对讲、发语音通知的现象,在一些单位时有发生。而官兵图一时方便,使用微信语音聊天时也可能存在谈论部队工作和涉军信息的情况。  为此,该团在《微信使用管理相关措施》中明确使用微信的时机场合、限制使用的功能等操作要求,规定“严禁开启微信定位功能”“不准在执行任务当中使用微信对讲功能”“严禁在语音聊天中谈论传播涉密事项”……前不久,他们还开发“智慧军营”手机管理软件,运用技术手段加强对官兵使用手机的保密管理。  微信空间岂能成为“利益场”  “我家属新开的微店,请大家关照购买,加微信扫码支付……”9月下旬的一天,桥梁一连下士吴兵颇为烦恼,原因是一则微店广告不断在微信群中刷屏。  指导员韩伟也发现,自己加入的几个微信群中,代购、微店开张等信息接连不断,有时大家碍于战友情面不得不象征性地买上一些。  此外,类似广告、营销等内容也在微信朋友圈大行其道。一些官兵转发的信息里,动辄以赠送流量、礼品为奖励,诱导官兵转发广告。汽车连下士许乾乾讲述了一次遭遇:自己在微信群中刚抢了一个几角钱的红包,没想到紧跟着就收到一条“萌宝大赛”网络投票的链接,那位发红包的战友要求帮其投票并转发。为了维持“友谊的小船”不翻,他只好照做。  微信空间咋成了“利益场”?该团组织“官兵微信使用行为”问卷调查,结果显示:78%的官兵在微信群中抢过“拉票”红包,61%的官兵转发过亲友发布的商业销售广告,一些官兵因打开不明商业广告链接导致手机中毒、丢失个人信息。  该团把“微信投票背后的利益江湖”“微信红包疯抢背后的秘密”等文章推送给官兵,还邀请网络专家现场解析微信营销的利益“猫腻”,提高官兵鉴别虚假信息的能力。同时,加强对官兵的思想引导,教育大家在虚拟空间自觉维护纯洁友爱的战友情谊。  今年国庆期间,新战士李伟在高中同学微信群中发现一则“转发截屏赚流量,速领红包求扩散”的信息,李伟凭借学到的鉴别知识判断:信息链接来源不明,可信度很低。他随即提醒同学小心上当受骗。不久之后,这条信息果然被网友举报并删除。  (原题为《军人用微信 指尖有禁区》)

图片由张旭摄,姜紫微合成。  随着智能手机有序进入军营,微信日益融入部队官兵的生活中,成为官兵获取信息、沟通交流的重要渠道。然而,官兵在使用微信交流的同时,也面临诸多烦恼与保密隐患:有的微信群疏于管理,群里信息五花八门;有的把微信语音功能当作对讲机,传递信息时忽视保密纪律;有的在微信群里频繁发布广告、推广微店,把微信朋友圈当成了商圈……  官兵的微信空间应保持纯净。陆军第20集团军某团针对官兵使用微信过程中遇到的问题,扬长避短、科学管控,净化微信环境,其经验值得借鉴。  微信群岂能讨论内部信息  10月上旬,陆军第20集团军某团政委潘高峰在连队检查工作时,指导员王甫向他讲述了一件“闹心事”——  去年,王甫建立了一个微信群,连队一些骨干也加入了这个群。然而前段时间,群里却出现了不和谐音符:一名群成员在群里询问有关军队改革的问题,并转发一则网上有关军队改革的帖子,引来几名群成员参与讨论。  “是谁不遵守保密纪律,在群里谈论敏感信息?”王甫很恼火,仔细翻看聊天记录后才发现,发帖人不是连队现任骨干,而是连队一名已退役的老兵。虽已回到地方,但他依旧关注部队改革,看到网上流传的帖子,便顺手转发到了群里。  看到群里参加讨论的人越来越多,而这名老兵还不时发言评论,王甫当即在群里提醒大家,不要在网上讨论敏感信息,并果断将这名已退役的老兵移出微信群。  潘高峰走访其他连队调查了解后发现,官兵加入的一些微信群里,成员形形色色、良莠不齐,有的经常收到灰色段子、恶搞图片。不少战士坦言,自己加入的微信群里面有近1/3的网友是“陌生人”。“对于转发敏感信息的人,大多数时候只是口头提醒一下,也不好将其移出群。”一名群主说。  “微信群并非私密空间。即便群里都是信得过的人,也不能谈论涉密信息。有的官兵把微信群当作工作讨论群、内部信息发布群,这种做法失泄密隐患很大!”潘高峰介绍说,针对部分官兵对微信群使用不当的问题,该团有的放矢,围绕微信群有哪些泄密隐患、哪些话不能说、哪些内容不能讨论等话题进行专题教育,杜绝运用微信群讨论工作、传递内部通知等错误做法,引导官兵把微信群里的陌生人、可疑人员移出群。此外,机关还定期组织检查,及时关闭一些存在泄密隐患的微信群。  语音聊天岂能当“对讲平台”  8月下旬,该团道路一连一排排长赵鹏带队执行施工任务转场途中,突遇通信故障,失去了与指挥车的联系。驾驶员小郭想起与家人联系时常用的微信实时对讲功能,随即将其他车辆的驾驶员拉到了一个微信群里进行语音通话。赵鹏发现后,立即制止了小郭的行为并提醒他:这样的做法虽然暂时恢复了联络,但极易造成部队行动泄密。  无独有偶。前不久,该团司令部参谋小翟接到一条临时通知:由于时间冲突,一个工作会议要推迟召开。考虑到打电话通知太麻烦,小翟就给各单位负责人发送了微信语音信息。虽然手机屏幕上没有出现敏感文字,但点开语音条,即可清晰地听到取消会议的通知。军务股股长纪建波发现“语音通知”后,及时让其撤回。  机关调查后发现,利用微信开通实时对讲、发语音通知的现象,在一些单位时有发生。而官兵图一时方便,使用微信语音聊天时也可能存在谈论部队工作和涉军信息的情况。  为此,该团在《微信使用管理相关措施》中明确使用微信的时机场合、限制使用的功能等操作要求,规定“严禁开启微信定位功能”“不准在执行任务当中使用微信对讲功能”“严禁在语音聊天中谈论传播涉密事项”……前不久,他们还开发“智慧军营”手机管理软件,运用技术手段加强对官兵使用手机的保密管理。  微信空间岂能成为“利益场”  “我家属新开的微店,请大家关照购买,加微信扫码支付……”9月下旬的一天,桥梁一连下士吴兵颇为烦恼,原因是一则微店广告不断在微信群中刷屏。  指导员韩伟也发现,自己加入的几个微信群中,代购、微店开张等信息接连不断,有时大家碍于战友情面不得不象征性地买上一些。  此外,类似广告、营销等内容也在微信朋友圈大行其道。一些官兵转发的信息里,动辄以赠送流量、礼品为奖励,诱导官兵转发广告。汽车连下士许乾乾讲述了一次遭遇:自己在微信群中刚抢了一个几角钱的红包,没想到紧跟着就收到一条“萌宝大赛”网络投票的链接,那位发红包的战友要求帮其投票并转发。为了维持“友谊的小船”不翻,他只好照做。  微信空间咋成了“利益场”?该团组织“官兵微信使用行为”问卷调查,结果显示:78%的官兵在微信群中抢过“拉票”红包,61%的官兵转发过亲友发布的商业销售广告,一些官兵因打开不明商业广告链接导致手机中毒、丢失个人信息。  该团把“微信投票背后的利益江湖”“微信红包疯抢背后的秘密”等文章推送给官兵,还邀请网络专家现场解析微信营销的利益“猫腻”,提高官兵鉴别虚假信息的能力。同时,加强对官兵的思想引导,教育大家在虚拟空间自觉维护纯洁友爱的战友情谊。  今年国庆期间,新战士李伟在高中同学微信群中发现一则“转发截屏赚流量,速领红包求扩散”的信息,李伟凭借学到的鉴别知识判断:信息链接来源不明,可信度很低。他随即提醒同学小心上当受骗。不久之后,这条信息果然被网友举报并删除。  (原题为《军人用微信 指尖有禁区》)

军人用微信能讨论内部信息、语音聊天和发红包吗

军人用微信能讨论内部信息、语音聊天和发红包吗

图片由张旭摄,姜紫微合成。  随着智能手机有序进入军营,微信日益融入部队官兵的生活中,成为官兵获取信息、沟通交流的重要渠道。然而,官兵在使用微信交流的同时,也面临诸多烦恼与保密隐患:有的微信群疏于管理,群里信息五花八门;有的把微信语音功能当作对讲机,传递信息时忽视保密纪律;有的在微信群里频繁发布广告、推广微店,把微信朋友圈当成了商圈……  官兵的微信空间应保持纯净。陆军第20集团军某团针对官兵使用微信过程中遇到的问题,扬长避短、科学管控,净化微信环境,其经验值得借鉴。  微信群岂能讨论内部信息  10月上旬,陆军第20集团军某团政委潘高峰在连队检查工作时,指导员王甫向他讲述了一件“闹心事”——  去年,王甫建立了一个微信群,连队一些骨干也加入了这个群。然而前段时间,群里却出现了不和谐音符:一名群成员在群里询问有关军队改革的问题,并转发一则网上有关军队改革的帖子,引来几名群成员参与讨论。  “是谁不遵守保密纪律,在群里谈论敏感信息?”王甫很恼火,仔细翻看聊天记录后才发现,发帖人不是连队现任骨干,而是连队一名已退役的老兵。虽已回到地方,但他依旧关注部队改革,看到网上流传的帖子,便顺手转发到了群里。  看到群里参加讨论的人越来越多,而这名老兵还不时发言评论,王甫当即在群里提醒大家,不要在网上讨论敏感信息,并果断将这名已退役的老兵移出微信群。  潘高峰走访其他连队调查了解后发现,官兵加入的一些微信群里,成员形形色色、良莠不齐,有的经常收到灰色段子、恶搞图片。不少战士坦言,自己加入的微信群里面有近1/3的网友是“陌生人”。“对于转发敏感信息的人,大多数时候只是口头提醒一下,也不好将其移出群。”一名群主说。  “微信群并非私密空间。即便群里都是信得过的人,也不能谈论涉密信息。有的官兵把微信群当作工作讨论群、内部信息发布群,这种做法失泄密隐患很大!”潘高峰介绍说,针对部分官兵对微信群使用不当的问题,该团有的放矢,围绕微信群有哪些泄密隐患、哪些话不能说、哪些内容不能讨论等话题进行专题教育,杜绝运用微信群讨论工作、传递内部通知等错误做法,引导官兵把微信群里的陌生人、可疑人员移出群。此外,机关还定期组织检查,及时关闭一些存在泄密隐患的微信群。  语音聊天岂能当“对讲平台”  8月下旬,该团道路一连一排排长赵鹏带队执行施工任务转场途中,突遇通信故障,失去了与指挥车的联系。驾驶员小郭想起与家人联系时常用的微信实时对讲功能,随即将其他车辆的驾驶员拉到了一个微信群里进行语音通话。赵鹏发现后,立即制止了小郭的行为并提醒他:这样的做法虽然暂时恢复了联络,但极易造成部队行动泄密。  无独有偶。前不久,该团司令部参谋小翟接到一条临时通知:由于时间冲突,一个工作会议要推迟召开。考虑到打电话通知太麻烦,小翟就给各单位负责人发送了微信语音信息。虽然手机屏幕上没有出现敏感文字,但点开语音条,即可清晰地听到取消会议的通知。军务股股长纪建波发现“语音通知”后,及时让其撤回。  机关调查后发现,利用微信开通实时对讲、发语音通知的现象,在一些单位时有发生。而官兵图一时方便,使用微信语音聊天时也可能存在谈论部队工作和涉军信息的情况。  为此,该团在《微信使用管理相关措施》中明确使用微信的时机场合、限制使用的功能等操作要求,规定“严禁开启微信定位功能”“不准在执行任务当中使用微信对讲功能”“严禁在语音聊天中谈论传播涉密事项”……前不久,他们还开发“智慧军营”手机管理软件,运用技术手段加强对官兵使用手机的保密管理。  微信空间岂能成为“利益场”  “我家属新开的微店,请大家关照购买,加微信扫码支付……”9月下旬的一天,桥梁一连下士吴兵颇为烦恼,原因是一则微店广告不断在微信群中刷屏。  指导员韩伟也发现,自己加入的几个微信群中,代购、微店开张等信息接连不断,有时大家碍于战友情面不得不象征性地买上一些。  此外,类似广告、营销等内容也在微信朋友圈大行其道。一些官兵转发的信息里,动辄以赠送流量、礼品为奖励,诱导官兵转发广告。汽车连下士许乾乾讲述了一次遭遇:自己在微信群中刚抢了一个几角钱的红包,没想到紧跟着就收到一条“萌宝大赛”网络投票的链接,那位发红包的战友要求帮其投票并转发。为了维持“友谊的小船”不翻,他只好照做。  微信空间咋成了“利益场”?该团组织“官兵微信使用行为”问卷调查,结果显示:78%的官兵在微信群中抢过“拉票”红包,61%的官兵转发过亲友发布的商业销售广告,一些官兵因打开不明商业广告链接导致手机中毒、丢失个人信息。  该团把“微信投票背后的利益江湖”“微信红包疯抢背后的秘密”等文章推送给官兵,还邀请网络专家现场解析微信营销的利益“猫腻”,提高官兵鉴别虚假信息的能力。同时,加强对官兵的思想引导,教育大家在虚拟空间自觉维护纯洁友爱的战友情谊。  今年国庆期间,新战士李伟在高中同学微信群中发现一则“转发截屏赚流量,速领红包求扩散”的信息,李伟凭借学到的鉴别知识判断:信息链接来源不明,可信度很低。他随即提醒同学小心上当受骗。不久之后,这条信息果然被网友举报并删除。  (原题为《军人用微信 指尖有禁区》)

图片由张旭摄,姜紫微合成。  随着智能手机有序进入军营,微信日益融入部队官兵的生活中,成为官兵获取信息、沟通交流的重要渠道。然而,官兵在使用微信交流的同时,也面临诸多烦恼与保密隐患:有的微信群疏于管理,群里信息五花八门;有的把微信语音功能当作对讲机,传递信息时忽视保密纪律;有的在微信群里频繁发布广告、推广微店,把微信朋友圈当成了商圈……  官兵的微信空间应保持纯净。陆军第20集团军某团针对官兵使用微信过程中遇到的问题,扬长避短、科学管控,净化微信环境,其经验值得借鉴。  微信群岂能讨论内部信息  10月上旬,陆军第20集团军某团政委潘高峰在连队检查工作时,指导员王甫向他讲述了一件“闹心事”——  去年,王甫建立了一个微信群,连队一些骨干也加入了这个群。然而前段时间,群里却出现了不和谐音符:一名群成员在群里询问有关军队改革的问题,并转发一则网上有关军队改革的帖子,引来几名群成员参与讨论。  “是谁不遵守保密纪律,在群里谈论敏感信息?”王甫很恼火,仔细翻看聊天记录后才发现,发帖人不是连队现任骨干,而是连队一名已退役的老兵。虽已回到地方,但他依旧关注部队改革,看到网上流传的帖子,便顺手转发到了群里。  看到群里参加讨论的人越来越多,而这名老兵还不时发言评论,王甫当即在群里提醒大家,不要在网上讨论敏感信息,并果断将这名已退役的老兵移出微信群。  潘高峰走访其他连队调查了解后发现,官兵加入的一些微信群里,成员形形色色、良莠不齐,有的经常收到灰色段子、恶搞图片。不少战士坦言,自己加入的微信群里面有近1/3的网友是“陌生人”。“对于转发敏感信息的人,大多数时候只是口头提醒一下,也不好将其移出群。”一名群主说。  “微信群并非私密空间。即便群里都是信得过的人,也不能谈论涉密信息。有的官兵把微信群当作工作讨论群、内部信息发布群,这种做法失泄密隐患很大!”潘高峰介绍说,针对部分官兵对微信群使用不当的问题,该团有的放矢,围绕微信群有哪些泄密隐患、哪些话不能说、哪些内容不能讨论等话题进行专题教育,杜绝运用微信群讨论工作、传递内部通知等错误做法,引导官兵把微信群里的陌生人、可疑人员移出群。此外,机关还定期组织检查,及时关闭一些存在泄密隐患的微信群。  语音聊天岂能当“对讲平台”  8月下旬,该团道路一连一排排长赵鹏带队执行施工任务转场途中,突遇通信故障,失去了与指挥车的联系。驾驶员小郭想起与家人联系时常用的微信实时对讲功能,随即将其他车辆的驾驶员拉到了一个微信群里进行语音通话。赵鹏发现后,立即制止了小郭的行为并提醒他:这样的做法虽然暂时恢复了联络,但极易造成部队行动泄密。  无独有偶。前不久,该团司令部参谋小翟接到一条临时通知:由于时间冲突,一个工作会议要推迟召开。考虑到打电话通知太麻烦,小翟就给各单位负责人发送了微信语音信息。虽然手机屏幕上没有出现敏感文字,但点开语音条,即可清晰地听到取消会议的通知。军务股股长纪建波发现“语音通知”后,及时让其撤回。  机关调查后发现,利用微信开通实时对讲、发语音通知的现象,在一些单位时有发生。而官兵图一时方便,使用微信语音聊天时也可能存在谈论部队工作和涉军信息的情况。  为此,该团在《微信使用管理相关措施》中明确使用微信的时机场合、限制使用的功能等操作要求,规定“严禁开启微信定位功能”“不准在执行任务当中使用微信对讲功能”“严禁在语音聊天中谈论传播涉密事项”……前不久,他们还开发“智慧军营”手机管理软件,运用技术手段加强对官兵使用手机的保密管理。  微信空间岂能成为“利益场”  “我家属新开的微店,请大家关照购买,加微信扫码支付……”9月下旬的一天,桥梁一连下士吴兵颇为烦恼,原因是一则微店广告不断在微信群中刷屏。  指导员韩伟也发现,自己加入的几个微信群中,代购、微店开张等信息接连不断,有时大家碍于战友情面不得不象征性地买上一些。  此外,类似广告、营销等内容也在微信朋友圈大行其道。一些官兵转发的信息里,动辄以赠送流量、礼品为奖励,诱导官兵转发广告。汽车连下士许乾乾讲述了一次遭遇:自己在微信群中刚抢了一个几角钱的红包,没想到紧跟着就收到一条“萌宝大赛”网络投票的链接,那位发红包的战友要求帮其投票并转发。为了维持“友谊的小船”不翻,他只好照做。  微信空间咋成了“利益场”?该团组织“官兵微信使用行为”问卷调查,结果显示:78%的官兵在微信群中抢过“拉票”红包,61%的官兵转发过亲友发布的商业销售广告,一些官兵因打开不明商业广告链接导致手机中毒、丢失个人信息。  该团把“微信投票背后的利益江湖”“微信红包疯抢背后的秘密”等文章推送给官兵,还邀请网络专家现场解析微信营销的利益“猫腻”,提高官兵鉴别虚假信息的能力。同时,加强对官兵的思想引导,教育大家在虚拟空间自觉维护纯洁友爱的战友情谊。  今年国庆期间,新战士李伟在高中同学微信群中发现一则“转发截屏赚流量,速领红包求扩散”的信息,李伟凭借学到的鉴别知识判断:信息链接来源不明,可信度很低。他随即提醒同学小心上当受骗。不久之后,这条信息果然被网友举报并删除。  (原题为《军人用微信 指尖有禁区》)

图片由张旭摄,姜紫微合成。  随着智能手机有序进入军营,微信日益融入部队官兵的生活中,成为官兵获取信息、沟通交流的重要渠道。然而,官兵在使用微信交流的同时,也面临诸多烦恼与保密隐患:有的微信群疏于管理,群里信息五花八门;有的把微信语音功能当作对讲机,传递信息时忽视保密纪律;有的在微信群里频繁发布广告、推广微店,把微信朋友圈当成了商圈……  官兵的微信空间应保持纯净。陆军第20集团军某团针对官兵使用微信过程中遇到的问题,扬长避短、科学管控,净化微信环境,其经验值得借鉴。  微信群岂能讨论内部信息  10月上旬,陆军第20集团军某团政委潘高峰在连队检查工作时,指导员王甫向他讲述了一件“闹心事”——  去年,王甫建立了一个微信群,连队一些骨干也加入了这个群。然而前段时间,群里却出现了不和谐音符:一名群成员在群里询问有关军队改革的问题,并转发一则网上有关军队改革的帖子,引来几名群成员参与讨论。  “是谁不遵守保密纪律,在群里谈论敏感信息?”王甫很恼火,仔细翻看聊天记录后才发现,发帖人不是连队现任骨干,而是连队一名已退役的老兵。虽已回到地方,但他依旧关注部队改革,看到网上流传的帖子,便顺手转发到了群里。  看到群里参加讨论的人越来越多,而这名老兵还不时发言评论,王甫当即在群里提醒大家,不要在网上讨论敏感信息,并果断将这名已退役的老兵移出微信群。  潘高峰走访其他连队调查了解后发现,官兵加入的一些微信群里,成员形形色色、良莠不齐,有的经常收到灰色段子、恶搞图片。不少战士坦言,自己加入的微信群里面有近1/3的网友是“陌生人”。“对于转发敏感信息的人,大多数时候只是口头提醒一下,也不好将其移出群。”一名群主说。  “微信群并非私密空间。即便群里都是信得过的人,也不能谈论涉密信息。有的官兵把微信群当作工作讨论群、内部信息发布群,这种做法失泄密隐患很大!”潘高峰介绍说,针对部分官兵对微信群使用不当的问题,该团有的放矢,围绕微信群有哪些泄密隐患、哪些话不能说、哪些内容不能讨论等话题进行专题教育,杜绝运用微信群讨论工作、传递内部通知等错误做法,引导官兵把微信群里的陌生人、可疑人员移出群。此外,机关还定期组织检查,及时关闭一些存在泄密隐患的微信群。  语音聊天岂能当“对讲平台”  8月下旬,该团道路一连一排排长赵鹏带队执行施工任务转场途中,突遇通信故障,失去了与指挥车的联系。驾驶员小郭想起与家人联系时常用的微信实时对讲功能,随即将其他车辆的驾驶员拉到了一个微信群里进行语音通话。赵鹏发现后,立即制止了小郭的行为并提醒他:这样的做法虽然暂时恢复了联络,但极易造成部队行动泄密。  无独有偶。前不久,该团司令部参谋小翟接到一条临时通知:由于时间冲突,一个工作会议要推迟召开。考虑到打电话通知太麻烦,小翟就给各单位负责人发送了微信语音信息。虽然手机屏幕上没有出现敏感文字,但点开语音条,即可清晰地听到取消会议的通知。军务股股长纪建波发现“语音通知”后,及时让其撤回。  机关调查后发现,利用微信开通实时对讲、发语音通知的现象,在一些单位时有发生。而官兵图一时方便,使用微信语音聊天时也可能存在谈论部队工作和涉军信息的情况。  为此,该团在《微信使用管理相关措施》中明确使用微信的时机场合、限制使用的功能等操作要求,规定“严禁开启微信定位功能”“不准在执行任务当中使用微信对讲功能”“严禁在语音聊天中谈论传播涉密事项”……前不久,他们还开发“智慧军营”手机管理软件,运用技术手段加强对官兵使用手机的保密管理。  微信空间岂能成为“利益场”  “我家属新开的微店,请大家关照购买,加微信扫码支付……”9月下旬的一天,桥梁一连下士吴兵颇为烦恼,原因是一则微店广告不断在微信群中刷屏。  指导员韩伟也发现,自己加入的几个微信群中,代购、微店开张等信息接连不断,有时大家碍于战友情面不得不象征性地买上一些。  此外,类似广告、营销等内容也在微信朋友圈大行其道。一些官兵转发的信息里,动辄以赠送流量、礼品为奖励,诱导官兵转发广告。汽车连下士许乾乾讲述了一次遭遇:自己在微信群中刚抢了一个几角钱的红包,没想到紧跟着就收到一条“萌宝大赛”网络投票的链接,那位发红包的战友要求帮其投票并转发。为了维持“友谊的小船”不翻,他只好照做。  微信空间咋成了“利益场”?该团组织“官兵微信使用行为”问卷调查,结果显示:78%的官兵在微信群中抢过“拉票”红包,61%的官兵转发过亲友发布的商业销售广告,一些官兵因打开不明商业广告链接导致手机中毒、丢失个人信息。  该团把“微信投票背后的利益江湖”“微信红包疯抢背后的秘密”等文章推送给官兵,还邀请网络专家现场解析微信营销的利益“猫腻”,提高官兵鉴别虚假信息的能力。同时,加强对官兵的思想引导,教育大家在虚拟空间自觉维护纯洁友爱的战友情谊。  今年国庆期间,新战士李伟在高中同学微信群中发现一则“转发截屏赚流量,速领红包求扩散”的信息,李伟凭借学到的鉴别知识判断:信息链接来源不明,可信度很低。他随即提醒同学小心上当受骗。不久之后,这条信息果然被网友举报并删除。  (原题为《军人用微信 指尖有禁区》)

>> 不是您想要的?去 久盛娱乐网 浏览更多精彩文章。<<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热门排行

精彩推荐

  • 2016-12-07
  • 2016-12-07
  • 2016-12-07
  • 2016-12-07
  • 2016-12-07
  • 2016-12-07
  • 2016-12-07
  • 2016-12-07
  • 2016-12-07
  • 2016-12-07
  • 2016-12-07
  • 2016-12-07

相关作文

  • 2016-12-07
  • 2016-12-07
  • 2016-12-07
  • 2016-12-07

久盛娱乐网,久盛娱乐网

网站地图 | 关于本站 | 站长联系

版权所有 @ 久盛娱乐网